未抵站。

好中意你

[殊琰]零下一度的柠檬马丁尼


一个与酒有关的简单小故事,大概发生在两人大学毕业工作后两年,心思未挑明。


- 你们可以在深夜的街头酒吧里秘密地交换玻璃杯中冰凉的酒液,或是彼此口中温暖的唾液。


【P.M.10:00】
酒吧这种地方,人来人往,鱼龙混杂,有举止娴熟自然的熟客,自然也就有初来乍到懵懂好奇的雏儿。各色各样的瘾君子聚在浮于表象的流光溢彩之下试图去接近身边的人,带着探究的目光不同的目的,企图在午夜时分寻求一场似真似假的狂欢。


以谎言为屏障,满嘴跑火车的遍地都是——震耳欲聋的舞曲麻痹神经的酒精,哪一样不是迷人耳目惑人心智的东西?


蔺晨这酒吧老板也因此当的好生得趣,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你这儿给你上演各色戏码,不仅不用自掏腰包别人还得往你裤腰里塞钱,真是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他闲闲地往沙发上一躺,目光逐一扫过酒吧内的众人,最终定在了个坐在酒吧角落的身影上。


第一眼蔺晨注意到的是他周身与酒吧格格不入的气场——哪有人来个酒吧还正襟危坐背脊挺直目光如炬地盯着在场众人的?虽说穿着西装企图用精英形象把妹也是大有人在,但是……


蔺晨在看清对方一丝不苟别在胸前的警徽时一瞬间差点以为对方是来砸场子的,然后他才真正注意到了对方的那张脸,这个念头也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打消了。


原因其一是因为他从不跟美人过不去。

其二是因为对方脸上明显的不适应与强作镇定的表情。

其三……蔺晨暗自在心里骂了句你大爷的随即却认命地从口袋里翻出来自己的手机给某人传了条简讯。


不过萧景琰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蔺晨在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短信已发送的字样上顿了两秒,紧接着他想到这又不是自己该烦恼的事情便安心按灭了屏幕复又抬起头来。


——就这么会时间,蔺晨再一抬眼就看到了那人身前已经站了个人。看来不知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还以为人家是制服play,打着如意算盘装副斯文儒雅的样子端了杯度数极高的果酒往对方面前一推,而警服小哥明显有些发懵,一双黑白分明的鹿眼在对方的脸和面前色彩斑斓的鸡尾酒上来回打转,似在犹豫。


虽然蔺晨在看到对方又凑近了萧景琰企图用言语继续迷惑他的时候便手脚麻利地跑去前台寻人帮忙了,但大抵是对方的话语终于起了作用,总之在蔺晨成功把前台一心调酒的飞流哄去萧景琰那儿搅局之前,那头向来饮茶如灌水的大水牛已经果断地接过对方递来的杯子并将那杯看起来度数绝对在30往上的鸡尾酒灌进了肚里。


不愧是从小为林殊背锅长大的耿直先生。


并不知道萧景琰酒量的蔺晨为了保守起见还是从后厨一把揪出了正在偷吃的飞流,搬出“苏哥哥”的名头把护花使者的任务丢给了他,哪晓得他一个没留心那位警官就扎进了人堆里,飞流一脸不高兴地回来:“他说不要。”


不要什么?大少爷,是你旁边小姐d杯压在手臂上的感觉很爽还是后头大哥端来的另一杯高度数看起来很好喝??


口袋震动两下,林殊发来的消息显示在屏幕上:景琰说有任务,你别给他添乱。


我给他添乱?你这位警官表哥不砸场子都算好的了!蔺晨要被这不讲理的白眼儿狼气死,再一抬眼,萧景琰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拘谨,借着酒精非常自然地混进了舞池乱扭的群魔里。不少人见他衣着特殊便伸着手要去够那警徽他也不恼,反而一笑扣住一人指节把人带出了舞池,挽着他往酒吧后门去了。



寻了个职权之便溜到后门开小差,走过去恰好听见一声关节错位的闷响和一记惨叫,又是咔哒两下金属扣的声音响过,蔺晨探头,人已经被外头候着的警员自萧景琰手下押进了车里。他侧头回眼一瞥瞧见蔺晨探头看来便摆摆手咧嘴一笑,说着不好意思蔺老板耽误你生意了,下回一定和小殊一起过来捧场。


哎没事儿你下回来就来吧林殊那操蛋孩子还带他干什么。蔺晨也朝他摆摆手,见这小伙子又是露齿一笑,点头示意下也跟着上了车。







【P.M.11:30】


解决完一桩琐碎又烦人的居民区盗窃案后天已黑得彻底,刚给犯人做完笔录的列战英满脸倦容地从审讯室走出来时,进去前满当当的一杯水已经见底。


萧队在休息室里头待了不知道多久,列战英进去接水的时候发现他人正靠在椅子上休息便问了声好,离近了些发觉对方身上一股酒气着实被吓了一跳。


他才从警校毕业两年,转正时间也还不长,从民事纠纷里最简单也最累人的地方接起慢慢着手,算是新手里踏实得下来的一位。比他早了几年工作的萧景琰是他上头的小队长,也是大学时关照过他的学长,为人随和但是性子严正认真,甚少有过失态之时,这会儿该算得上是一回。


“噢,是战英啊。”萧景琰的反应比平时要慢上半拍,看得出已有几分困意。他大抵是意识到了自己一身的酒味实在是有失体统干笑着解释了句:“去酒吧逮毒贩不是,让人给灌的。”


“那萧队过会儿没法儿骑车回家吧。正好咱俩顺路,过会儿我送你回去?”


警局里因为任务有各种不便的时候也常见,大家平时都是互相帮衬着,列战英没怎么想便提了这句,萧景琰也没什么好推脱便开玩笑说看来要欠他一顿饭了。


两人简单收拾下准备回家,列战英开出他的小电驴,萧景琰坐在后头,一路唠些局里头的小事便到了地方。唯一的小插曲是下车时萧景琰有些站不稳,列战英怕他爬楼万一再摔到就顺便给人送了上去,这边他还正帮忙掏着钥匙,那边门就自个儿开了。


萧队说是离家自己住,有个同居的女朋友也实属正常,列战英一抬头却发现是个面容俊朗的年轻男人,年岁与自己相仿,朝他友善地笑笑抬臂把萧队拉进屋道了声:“我是他表弟,麻烦你了,多谢啊。”



列战英连忙回道没什么没什么,谢绝了对方邀他进去坐坐的好意又骑上小电驴回家了。


萧队家基因真是好啊。回家路上回想起兄弟两人的脸,列战英不无感慨地想到。







【♡】



门锁一落林殊就转扶为揽把萧景琰连搂带抱地拖到了离门口近点的沙发上,他比景琰身量还要长些,却偏要像个小孩似的两手两脚都要缠他身上窝进沙发角落里。



萧景琰喝了酒本就有些上头,这会儿又被他缠着,只觉得浑身热的不行,抬手要把林殊推开无奈这火人却越抱越紧,看这架势是要把他当抱枕使了。萧景琰又好笑又无奈,偏头搡了林殊一把。“你是不是要把我热死?快点起来,小时候也没发现你这么缠人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



林殊哼了一声,松开手撑起身子撑在萧景琰上方居高临下地去看他因醉染了酡色的脸。美人乱人心,萧景琰望着他突然自个儿傻乐呵了两声,林殊伸只手去捏他面皮开口颇有些不悦。


“谁想的好主意,派你去色诱?”


萧景琰心里一颤了然了对方今个儿有些反常的行为,移了目光不敢再像方才那般直直望着他看,鼻子皱皱颇有些委屈似的,眼尾却露笑意,语气还带点儿得意。


“我们同事投票选的最帅的人,我这是众望所归。”


好你个众望所归,林殊气得要给这榆木脑袋的大水牛好好敲打一番,可看人小心翼翼抬眼看他长睫毛一颤一颤又狠不下心,何况、何况……对方仍未知道自己这二两心思。这命题不敢细想,现在能同他举止这般亲密也不过是赖了从小黏到大的功劳,萧景琰不曾异议,同居生活间总是像小时候一样由着他撒娇,犹如他多年间朝夕相伴的亲密爱人,这是错觉,他明白。


萧景琰依然在他身下望着他笑,眼里有灯光的反射在闪,他单纯地像在看个爱恶作剧的孩子,又好像在等他跨过那条线,暗示他,这个人将会是你的。


可他怎么敢赌呢。


于是林殊从萧景琰身上跨下来,假意躲闪到一边吐槽他自恋身上酒味好重催人快去洗澡,神情音笑正像那个比他小一岁的表弟看从小玩到大的表哥,而不是林殊看萧景琰。


林殊唯独不擅长放弃,倔起来萧景琰未必比得过他,只是人心既复且杂,到最后不过是拼个耐性。论时间长短,再没人比他有资格赢了。


来日也还长,这是后话。


-end-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LOFTER更新与否的一些建议

看到最新版的更新通知了,貌似修正了一些
我还是下回了4.9.0版本的
大致归纳一下最新更新改变了什么与和旧版还有什么不同,方便大家考虑是否决定继续更新
还有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恢复的:
1.热度统计恢复,热度=喜欢+推荐
2.个人主页按月份归档恢复
3.文字类博客不可在APP上进行复制恢复

个人不喜欢的改变:
1.首页排版与5.0.0一样,无变化
2.首页可以直接看到作品评论
3.作者可以看到阅读量
(↑希望这一项改成默认所有人不可见,作者可设置为仅自己可见或所有人可见)
4.个人粉丝数在默认情况下为对他人可见
(↑也希望这一项可以改成默认情况下对他人不可见,作者可设置为对他人可见)
5.推荐仍然在后方的省略号里

个人觉得可以接受的改变:
1.横向打通(旧版也可以…5.0.0版的把这一项归到更新里了那我也算上吧)
2.显示具体发布时间

以上
希望能帮助到各位_(:з」∠)_




多CP,各种圈

#瓶邪#


张起灵从长白山回来后第二次见到吴邪是在他的婚礼上。在那之后不久他又失去了这十几年的记忆。


吴邪享年56岁,张起灵永生。


#修伞#


后来叶修无数次回忆起苏沐秋的微笑,都被固定在那张一寸蓝底的证件照被数次放大后的黑白照片里。


苏沐秋走过黄泉路,走上奈何桥,最后在孟姓婆子那里喝下一碗用他十七年的一生熬好的一碗孟婆汤。


#凛遥#


松冈凛从他高中时的物事中翻出一张三四十年前泛黄的老照片,那是一堆奖杯奖牌之外唯一的杂物。他摘掉老花镜眯起眼睛去看,发黄照片上的黑色短发少年没有看着镜头,而是对着镜框之外的他人露出微笑。他想了很久也没想起照片上的人是谁,但觉得旧物不好丢掉便又困扰着把它放回原处。

他初时有些疑惑,却很快又忘掉了那张旧照片。

——

高中毕业典礼的时候,松冈凛拿着摄影社学弟的相机四处晃着,不知不觉绕到游泳部。并没有人注意到他,那些人聚在一起说些什么,七濑抬起手挡在鼻子前面笑了一下,松冈有些愣住。

他把相机还给学弟的时候对方好奇地问他照片上的人是谁,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偏过头去看才发现那是笑着的七濑,被不知何时按下的快门留在了取景框中。


#仏英#


几百年后的俩人也一定一如往常。亚瑟保持着传统绅士的作风,偶尔被阿尔弗雷德独立几周年举行的国家庆典气到吐血。弗朗西斯照样有些吊儿郎当,偶尔勾搭不同的美人和他们上床。


#龙段#


龙崎郁夫和日比野美月的婚礼当天段野龙哉没有到场却寄来了份厚礼。婚礼结束后他们一起回到龙崎家时在门前的地面上看到一地燃尽雪茄的残骸,整个楼道里弥漫的都是龙崎郁夫曾经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十几年的味道。


#牛桃#


吴亦凡退队后和黄子韬再无瓜葛。


#没什么好写的了,我也是爆了一次肝´_>`